第六十六章 师兄,咱狂一点吧!

月如火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紫气阁 www.ziqige6.com,最快更新太古龙神最新章节!

    双心湖畔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司雪衣这一脚给在场的修士,带来的巨大冲击,内心深处泛起了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这实在有点颠覆他们的认知!

    小元丹修士与天丹修士对拼一掌不落下风也就罢了,竟然还能一脚踢飞对方,实在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非杀你不可!”

    藤山起身后怒火中烧,顾不得脸颊上的伤势,就准备再度冲杀过去。

    他左脸几乎被踢碎了,此刻看上去狰狞而可怕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时,方清羽的右手落在他肩膀上,将其身影硬生生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方清羽看向司雪衣笑道:“你很有意思,我早就听说你是用龙虎拳登顶的玄龙塔,今日算是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司雪衣笑道:“那就来玩玩呗,我也想看看天骄人杰榜上的妖孽,到底有何过人之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又是石破惊天!

    方清羽笑了一声,正要开口说话,突然间有破空声响起。

    却是余林不知何时悄悄摸到侧面,在司雪衣注意力落在方清羽身上时突然出手偷袭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余林眼中戾气弥漫,弥漫着恐怖的杀意。

    之前被司雪衣用长枪压在肩上,对他而言是无法接受的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可还未等他靠近司雪衣,一道娇小的身影如电光般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速度太快,带起来的狂风吹得人有些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,便有惊天巨响传出,余林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。

    他被这一拳轰中胸口,胸前肋骨尽断,出现一个骇人无比的窟窿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他如沙包般飞了出去,落地后直接痛的昏死过去,窟窿中血如泉涌,怕是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小垃圾,还搞偷袭,红药盯着你呢!”

    傅红药落在司雪衣面前,恶狠狠的说到,她憋了很久,早就想出手揍人了。

    一拳轰出还不解气,还欲上前再补一脚,却被司雪衣按住了肩膀。

    傅红药道:“雪衣哥哥,他偷袭。”

    司雪衣笑道:“没事,他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在两人对话之间,其他修士一个个震惊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完全没料到,傅红药小小的个头,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就连藤山都忍不住倒吸口气,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司雪衣没有放松警惕,他一直盯着方清羽,眸中锋芒冷冽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按住傅红药,就是在方才感受到一股极为可怕的杀气,方清羽似乎准备出手了。

    沧澜学院陆晨辉上前道:“方清羽,到此为止吧,你直接走就可以了,没人会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雷云殿、凌雪阁和天木宗的带队之人,神情也都紧张起来,各自上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这方清羽终究是天骄人杰榜上的妖孽,压力始终都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方清羽笑道:“放心,我本就没有打算出手。不管你们信不信,我来这天心岛只是赏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几位不欢迎,那在下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拱手离去,似乎真的不在意几个家奴的死活。

    见他真要走,陆晨辉等人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可司雪衣忽然开口,将众人心又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方清羽转过身,饶有兴趣的司雪衣,笑道:“你还有事?”

    司雪衣双目微凝,沉声道:“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

    方清羽嗤笑一声,道:“司雪衣,你固然是万中无一的奇才,可想要见到以前的方清羽,却是不太够格,或许上辈子见过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不等司雪衣回话转身离去,这次是真的走了。

    陆晨辉如释重负道:“师弟,你刚刚吓我一跳,这瘟神自己能走是最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雷云殿赵无极!”

    “凌雪阁牧青!”

    “天木宗邓秋!”

    “这次多亏雪衣兄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其他三宗带队之人上前,自报家门对司雪衣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他们很客气,司雪衣实打实的替四宗争了口气。

    若是四大家奴,就把他们这些除天丹之外的弟子全败了,今日之事肯定不好收场。

    司雪衣谦虚的笑道:“凑合吧,也就四个家奴而已,我才刚热身呢。”

    “雪衣兄真是幽默啊!”

    三人尴尬的笑了笑,不好接话。

    毕竟这所谓的家奴,在迎战司雪衣之前,几乎是吊打了成毅和牧川。

    等三人走后,陆晨辉笑道:“师弟,还是谦虚一点,四宗在苍玄府内毕竟同气连枝。”

    司雪衣苦笑道:“实话总是没人信,我的确只是刚刚热身,四个家奴算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陆晨辉嘴角抽了下,难怪之前成毅脸那么黑,这家伙真的太装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次司雪衣扎扎实实给沧澜学院长脸,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

    血隐宫的风波暂时落幕,四宗关于这流光金盏花之争则该好好琢磨了。

    陆晨辉倒也坦荡,直接道:“师弟,之前师兄看走眼了,你不要介意。这次流光金盏花之争,还得师弟出手才行,有师弟出手,沧澜学院应该稳居头名了。”

    司雪衣笑道:“自当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陆晨辉松了口气,笑容满面的道:“有师弟这句话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司雪衣笑了笑没说话,若是陆晨辉知道他的计划,估计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与陆晨辉分开后,司雪衣目光一扫,发现傅红药还在,不由笑道:“四宗马上就要打起来了,你这凌雪阁的王牌打手,怎么还没走。”

    傅红药笑吟吟的道:“我不走嘛,雪衣哥哥在哪,红药就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护雪衣哥哥,说不定那什么人还没走远呢,小红药帮雪衣哥哥盯着!”

    端木熙走过来笑道:“你就让她待着嘛,你之前不也说我们的计划,小红药也可以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计划?什么计划,快和红药说说。”

    小红药眼前一亮,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司雪衣不再多言,只是心中笑道,我是有计划让红药帮忙,可现在对凌雪阁演都不演一下,真的好嘛?

    赵无极、牧川、邓秋三人走远后,又颇有默契的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是各宗的带队之人,显然都想倒了同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赵无极率先开口,笑道:“沧澜学院有司雪衣,这次流光金盏花之争,怕是要横扫我们三宗了。”

    牧川点头道:“司雪衣天丹之下几乎没有敌手,这个变量实在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四宗共管天心岛的这些年,已经形成了些潜移默化的规矩。

    就是天丹弟子只能出一人,但彼此差距不会特别大。

    这次四宗带队之人,除了赵无极是四星天丹外,其余三人都是三星天丹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雷云殿会是最大赢家,没想倒突然出现了一个司雪衣。

    说天丹之下无敌都有些谦虚了,这司雪衣分明有和天丹抗衡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沧澜学院相当于有了两大天丹级别的高手。

    天木宗的邓秋听完后笑道:“我说,你们是不是太悲观了,我们不是有傅红药嘛,我看傅红药可以和司雪衣抗衡!”

    围在附近的修士皆眼前一亮,好像还真行,傅红药的实力肯定没问题。

    唯有凌雪阁的牧川,面露苦涩,叹道:“红药啊,别指望她帮忙,她不帮司雪衣揍我们就烧高香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沉默,没法反驳。

    天心岛外。

    方清羽回头看去,面具之下的神色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好半响后,才道:“司雪衣,你真是给我太多惊喜了,玄龙塔中到底有什么?”

    司雪衣名震苍玄之后,许多修士都觉得他在玄龙塔中得到了造化。

    但具体是什么造化,却没有人能说得清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司雪衣确实有点玄乎,可再来十个司雪衣,也不是您的对手,我们何必走呢?”

    藤山咽不下这口气,他被打脸的太痛了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杀了他吗?”

    方清羽看向藤山笑吟吟的道,但这笑容却让后者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藤山冷汗直流,连忙道:“奴才怎敢教少主做事……”

    方清羽笑道:“放心,你这一脚不会白挨的,我早晚会亲手捏死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真不急。先去灵岳城,我得弄清楚灵岳城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灵岳城血隐楼的覆灭算不得什么,甚至一个龙脉境的损失,对血隐宫来讲也完全可以承受。

    真正重要的是,那月下出手的白衣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漫天星落,花满双心的异象终于出现。

    从流光金盏树上掉下了成百上千的流光金盏花,这些花江天上的星光引了下来,星光宛若实质般萦绕在花朵中。

    四宗修士看着眼前奇景都是颇为震撼,太美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司雪衣也不由微微失神,夜色下的双心湖本就绝美,这飘在湖面尽情绽放的流光金盏花。

    让这美景真正做到了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“好美。”

    傅红药感慨道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天木宗、凌雪阁和雷云殿的修士浩浩荡荡出现了,他们聚在一起十分亲密。

    陆晨辉脸色大变,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三宗结盟了!

    司雪衣偏头笑道:“师兄,你不是四宗同气连枝嘛,好像不太对啊。”

    陆晨辉压力如山,骂道:“这帮王八蛋,真是一点武德都不讲。”

    司雪衣双手环抱,笑吟吟的道:“师兄别怕,咱狂一点,不谦虚就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