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6章 出戏

章小倪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紫气阁 www.ziqige6.com,最快更新瑟瑟生婚最新章节!

    宋成岭看着穆玄亮晶晶的眼睛,顿了顿,说:“我以前没有遇到过你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像我这样厚脸皮的很少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不是厚脸皮,是一种不属于人情社会的纯真,一种不谙世事的简单。

    其实人出生的时候都是差不多的,也能拥有这些特质,只不过因为后天成长环境的不同,保留的时间长短不一而已。

    宋成岭很早的时候就丢掉这些东西了,因为这些没办法给他生存的面包,也无法给他生活的出路,他就只能靠着自己的方式去迎接一切痛击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他轻轻一笑:“我还挺羡慕你的。”

    穆玄越听越意外了,羡慕?自己有什么值得羡慕的?

    宋成岭向后一靠,手搭在椅背上,看着肢体很放松。

    “起码你不用知道生存是件多么困难的事,你也不用知道,没有退路是个孤注一掷的赌博。”

    自己不知道,难道他知道吗?

    穆玄似乎是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想法,不对,应该说是第一次敢去正视这个想法,因为以前他总觉得宋成岭高冷不可侵犯,多想一些是对后者的亵渎。

    但是此情此景,在宋成岭表露了些许过往感受之后,他便忍不住开始想,宋成岭的过去究竟是怎样的呢?

    大约是现在的气氛太好了,让穆玄产生了一种错觉,他无论问什么,宋成岭都会告诉他。

    于是他问了:“你呢?你生长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里?你的父母对你好吗?”

    宋成岭转过头,波澜不惊的眼中尽是幽黑的光芒。

    穆玄还以为他觉得不快,忙解释说:“我不是故意要打探你的家事的,你不想说就不要说,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多少次,不要总是说对不起。你管我的喜怒干什么,到达你自己的目的不是最重要的吗?”宋成岭反问。

    穆玄被他问的无话可说,因为他无法反驳,宋成岭说的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宋成岭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句:“我的家庭没什么可说的,要是可以,我宁愿从来没有存在过这个世上。”

    穆玄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,能说出这种话的,想来原生家庭不会多和谐,他的心疼也跟着多了两分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自己过得很好,比我好多了,我很佩服你。”

    宋成岭的眼里多了丝笑意:“佩服我什么,难道你想成为我这样的人?”

    穆玄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宋成岭眼里的光倏尔更黯淡了,但因为映在黑夜中,所以并不是很明显。

    “别学我,你会后悔的。”宋成岭拍了拍衣角,哪怕上面纤尘不染,“现在想回去了吗?还是要继续坐在这里消食?”

    这时一阵冷风吹来,加上想到了方才的那通电话,让穆玄的身体打了个抖,忙说: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走吧,我送你。”宋成岭率先起身。

    穆玄看着他高大的背影,一瞬间心神触动,也跟着起身。

    宋成岭在前头,穆玄跟在后面,这么短短的距离,穆玄突然做出了一个很重大,也很突然的决定。

    他决定为自己的人生博一次。

    哪怕最终落败,那也没什么的,总比惧怕抉择,做一个胆小鬼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况且就算错了,也会有人理解他,包容他的吧。

    总是小心翼翼的他,终于有了抗争的信念和勇气,这本身就是件值得夸赞的事,不是吗?

    穆玄的目光始终盯着前方的人,在某一个瞬间,他自己偷偷地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程绍仲回到家之后,拿着手机摆弄了很久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是个沉迷手机网络的人,只不过因为有点心事,所以有些心不在焉的。

    待他要起身去拿一瓶酒时,突然手机铃声又响了。

    已经迈出去的步子顿时停了下来,在他身上出现了少有的怔愣,然后他伸出手,拿起手机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,让他整个人又恢复了平静和漠然。

    这次他没有视而不见,而是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您好,程总。”说话的人语气有些娇羞,而且深处的环境有些杂乱,乱嚷嚷的。

    “嗯,有事吗?”程绍仲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南城,我哥哥的大学同学组织了一个聚会,我跟着来了。刚才他们说到了你,所以我就想……想给您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程绍仲对这些自然不在意,只是南城这个地方于他来说的确有些不同,所以他还是多问了句:“聊到我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您的传奇事迹,还有,他们还说,您曾经给他们代过一段时间的课,大家都特别崇拜您。”

    程绍仲代过课的也就沈瑟那一届,没想到世界这么小,倒是让伊然给碰上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多说什么,只让她玩的开心,就要挂电话。

    伊然当然不想这么快结束,可是她又想不出什么挽留的理由,正苦恼着,这个时候,在她的身边突然起了一阵骚乱。

    程绍仲也听到了,还没等有下文,电话线便断了。

    另一头,是何清摔了杯子,一脸铁青地看着站在角落打电话的伊然,满身都透露着怒气。

    旁边的同学见她如此纷纷打着哈哈解围:“看看你,喝了这么一点就醉了,过几天等你敬酒的时候有的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这件事就着台阶也就下来了,但是何清估计真的是酒精上了头,脸色愈发难看了些,指着某个人说道:“你来跟我说说,刚才你跟谁打的电话?!”

    被针对的伊然也是有些懵,她招谁惹谁了,怎么耍酒疯还耍到她身上了?

    哥哥走过来安慰她,说女同学喝醉了,让她不要介意。

    何清几步上前,抱着胳膊冷笑:“谁说我喝醉了,我清醒着呢!你跟我说实话,刚才你打电话找的人,是不是程绍仲?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不仅仅是伊然,包房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。